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散文】等你回家  

2015-12-01 20:42:5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散文)等你回家 - 润物无声 - 润物无声
 
 (原创)等你回家
   文/润物无声

        有句话,山泉一样清亮,阳光一样明媚,红叶一般绚丽。有句话,明月一般洁净,炊烟一般柔软,柳丝一般多情。有句话,蓝天白云一样亲和,朴实无华,直抵心窝。            —— 题记

    1. 

客车从旷野的黑暗探出头,城市温柔的灯火,把十月末的夜晚轻轻点亮。我走下车,晚风和着柔和的路灯光芒,让车里带来的恹恹欲睡,一扫而尽。这时候,妻子来电话:到家了吗?

夜晚是另一种白昼,灯火明亮,霓虹璀璨,夜色真好!

妻子在另一辆车旁,另一辆车在另一座山上,她一连串说出,你准备一下,今夜去跟车,走前加满油,有人来领车。我把目光投向城外,远处的黑色山峦,灯火闪烁,夜色里和星光相连。我知道,夕阳落山后,远山闪闪烁烁的光亮,从矿山来,每天天光一暗,山坳山梁就长出许多小太阳。

    旷野,深谷,山梁,开采风起云涌,山野四处花开。炮声隆隆,机器轰响。城市宽阔的马路和乡间崎岖的山梁上,车辆红着眼,一字相连。以山西为主的外地民工从天而降,河南人的挖掘机伸长脖子抢先占了市场。在乡间,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原本清一色的当地口音,夹杂了南腔北调,语速超过车速,外地方言叽里咕噜,城里城外彻夜失眠。

马路对面,车停靠在门前空地上,一眼望去,夜晚的路灯下,挚友一样,耐心等待,远远地迎我。

我匆忙准备,询问司机,水箱防冻液够不够,液压油缺不缺,机油加不加,黄油有没有,注油枪是否好用,暖风是否正常,车里是否还有手套。准备就绪,斯太尔发动机强有力地呐喊,大臂高举铲斗翻转,缓缓回落稍离地面,一切正常,雄赳赳驶进加油站。

偌大的燃油箱张开嘴尽情喝个饱,握紧的油枪愣头愣脑一跳,付款,黄上衣不慌不忙从我手里接钱。路旁,领路人从皮卡车内探出头,伸手示意。司机发动车辆,马达轰鸣,大臂微扬,铲斗收回,一个转身,跃上公路。

车出加油站,在101国道全速行驶。特种车辆,时速本不宜超出50公里,司机全然不顾。以往,车过城区,先派人前方探路,司机驾车小心谨慎远远尾随,眼观六路,手中电话不离。此时,我坐在司机旁,路灯被狠狠地向后甩,前方的路灯用力扑来。 

标着中国公路字样的交通运输,抓!白色桑塔纳交警,抓!工商行政管理,抓!一眼不到,地壳冒出顶天高,嘴抿成一条线儿,傲慢地一扬手,任脾气再大,也低眉顺目俯首就擒。特种车辆,本无车辆行驶证,场地作业,不常上路,但难免冤家路窄狭路相逢,突然被叫停,管你,铁板钉钉一个字:罚!

橘黄的路灯光芒褪尽,司机舒口长气。车下公路,皮卡车在前方引领,在弯弯曲曲的沟谷穿行,四围寂静,一片黑暗,通往矿区,道路险恶,坐在车上,身子明显向后仰,悬起的心惴惴不安。缓坡渐行渐陡,车灯照亮前方,在朦胧的星夜,奋力爬行。

这是我第一次单独跟车外出。妻子不放心,电话再三叮嘱:你千万别动车,碰了别人不行,别人碰了你更不行,就好好上你的班,有时间帮帮忙,千万别开车,我和孩子等你回家!

2.       

等你回家!

有如涓涓细流,又像缕缕阳光,来自心底的声音,是脉脉含情的温暖,是不绝如缕的牵挂,不加修饰却满含温度的心曲,雨润如酥,潮湿了柔软的心。

等你回家,何尝不是我要说给她的话?

在山风硬朗的山脊上,在筛选河沙的河道里,在机器轰鸣的干选机边,在太阳一动不动的午后,在清晨艳丽的霞光照来时,在顶起星月的深夜...... 等你回家!在查看场地是否安全以后,在怀疑矿点无证争论是否保车以后,在奔波一天艰难催款以后,在夜半突然坏车紧急抢修以后,在考察司机是否娴熟是否精心以后,在跟随车辆记载工时以后,等你回家!

我家先后买了两台装载机,一辆朝工520,两年后又添临工952,以县城为中心周边作业。日子忙碌充实,辛苦掺着担心。妻子管理着车辆,日夜操劳,我只在下班放假之余,勉强搭把手,我一个人带车走,她不放心。

矿山发料,大多选在晚上。是躲避检查?还是时间就是效益?身边怪石嶙峋,沟崖在侧,黑黝黝的群山,藏起阳光下的生机,夜风带给人惊恐和不安,车辆的轰鸣,闪烁的车灯,反使周围更加空寂寥落。夜空下,记录每辆车运料次数,联系泵房核对数量。多少回用力答应承诺一句话,多少回急促又耐心地说着一句话。各守一辆车时,在遥遥相望的灯火里,仰望云天,牵挂从心底升起,默默托付星月,捎去祝福和平安。

有句话,山泉一样清亮,阳光一样明媚,红叶一般绚丽。有句话,明月一般洁净,炊烟一般柔软,柳丝一般多情。有句话,蓝天白云一样亲和,朴实无华,直抵心窝。

3.

那天晚上,我去的地方叫锅顶山,离开城区15公里。锅顶山的灯光在我眼前闪亮。

车爬上山梁,向着灯光处,在松林的缝隙缓慢穿行。亮出灯光的地方,一处来自帐篷,一处来自井架。山顶特点突出,地势平坦开阔,几棵矮松稀疏点缀。平坦处搭起一顶帐篷,帐篷西侧约100米处,一道陡坡下去,坡下是矿井。井架旁站立三五人,头顶黄色安全帽,有一人扶住井架侧身向下探视,一人在边上指指点点。陡坡上下驾着灯,在夜晚的灯光里,人的神情面貌举手投足,既清晰又朦胧。

装载机负责把运到井上的矿石,聚到平坦开阔处,车费不按小时计,讲好按天计算。投入作业后,我无需守在车旁,和周围人三言两语,他们忙得不可开交,我是闲人,山顶转了一圈,秋末冬初,地势又高,山风寒冷硬朗,季节已不适合在野外停留,于是奔向另一处灯光。

我没有诗意的情趣,找不到采风的雅兴,自然找不到闲情逸致的诗篇。我走近的是清苦是真实,是平淡是生动是不加渲染的本色生活。

帐篷内亮着灯,瓦数很大,灯光很不稳,随着外面作业用电忽明忽暗。火炉烧得正旺,炉壁明显泛红,夜风耐不住寒冷,从四围钻进来,悄悄把热量源源不断带走。一个圆形蓝色塑料桶内有半桶水,地上放着一个大号电饭锅,敞开盖子,里面半锅吃剩的挂面条。白菜心拌辣椒,半碗咸菜寂寞地守在电饭锅旁边。红白相间的咸菜很生动,明亮而有生机,是简陋的帐篷里最有烟火味的点缀,碗里星星点点的红辣椒碎片,与地中央的炉火红倒也相映成趣。

有鼾声。这是些等待换班下井的外地民工。鼾声起处,梦在何方?

几个人蒙头盖腚一动不动,头顶悬下一条电源线,结出蛛丝网状的分支,横七竖八,电热毯的指示灯睁开猩红的睡眼,不动声色惊奇地看我。掀开帘子进来,惊扰不了睡熟的鼾声。有人翻身裹紧被子,瞪我一眼,不作声。南方蛮子!

我合衣睡下,站在炉边不觉天寒,躺下片刻后,鼻尖发凉,忍不住蒙上被子缩起身蜷作一团。夜里,外面山风号叫,一张一翕,帐篷被拍打得啪啪直响。第一次单独跟车外出,夜宿锅顶山,横竖不成眠。

南方蛮子,蛮夷的蛮,野蛮的蛮,蛮横的蛮。

是源于历史称谓?还是言语性情?还是当地排斥?思维定势害死人,错误判断一旦形成,一个群体被一个词语笼统取代了,所有人模糊成一张脸。其实,他们各自有名儿有姓,有血有肉,立身七尺汉,叫来响当当。这些人,与自己同伴谈论,弄不清冒出哪国语言,口吐朝阳方言的人听不懂,一旁乖乖赏景。与当地人沟通交流,语速放缓,用力辨析,也听得明白。是不是,稍稍有了普通话的味道,就不那么“蛮”了?是不是,脱去了蛮的外衣,就变成蛮好?是不是,住在北方的帐篷里,就与那些普通的憨厚与诚信与朴实一脉相连?

矿山作业,井下大多是外地人。挣得多,辛苦大,更充满危险。井下塌方时有发生,一些急功近利无证开采的黑矿点,安全举措未免都过关。星空朗月下不都是善良安稳的酣梦,灰色夜幕里也笼罩着窸窸窣窣的杂音。这是些站在生死线上,与酷暑严寒与贫困与命运顽强抗争的人。当地人一般在井上,说是没经验,一说胆小惜命。

一块一块矿石,从井下艰难搬上来堆积成山,我看得见。千年沉睡的黑暗,一到地面就氤氲出彤彤的金色,我也看得见。睡在矿山的帐篷中,我能从身边沉沉的鼾声里,多少听得懂他们梦里的清歌。梦里的清歌,唱得是沉重忧伤?还是甜美欢乐?

辛苦忙碌的背后,每个人心中都装着甜蜜,也装满苦涩。生活是残酷的,又是多情的。那些背井离乡远走他乡的灵魂,不是来旅游观光,不是来采风寻诗。一天又一天,一夜又一夜,他们用蓬勃的生命支撑,以结实的身子做代价,采灵魂的风,觅生命的诗,状写井上生存的安稳,描摹远方亲人的笑容。远方,牢系着他们的精神,梦里,有他们和暖的家。

哪一个跳动的心,心中没有牵挂?哪一个远方的她,不时时翘首天涯?



【一笑散文版编辑潇湘烟雨点评】等待,是牵挂,是期盼,是亲人无法割舍的依恋,是出门在外心头的温暖!一句普通的等你回家,胜过多少虚浮的甜言!这句话,包含了浓浓的深情和平常人家温馨的烟火气息!作者用朴素的语音,细微的笔触写出了当代底层劳动者的酸甜苦辣,反应了社会的一些阴暗面,揭示了现在的一些公务人员的不务实的工作态度。文章首尾呼应,感情真挚,叙述流畅,是一篇值得推荐的文章,感谢作者投稿,社团有你更精彩!祝:笔耕丰润!

链接:现代作家文学◇散文集萃◇ 等你回家 作者:润物无声
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提笔的瞬间
阅读(543)| 评论(9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