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散文】春夜,我听到遥远的脚步声  

2015-04-07 12:35:1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散文】春夜,我听到遥远的脚步声 - 润物无声 - 润物无声网易博客

(原创) 春夜,我听到遥远的脚步声

文/润物无声

我回头望见一堵老墙时,就注定会想起一个故事。

风中老墙,在我生命里早已定格。高而长的土墙,斑斑驳驳,墙头上年久断茎的枯草,风一吹,发出吓人的怪叫。冬天北风嗷嗷叫,风把院外的人行道擦得锃亮,踩结实的土路能照出影儿,风中驻足,毫无定力可言,北风会把人刮倒卷跑。

风从四面八方来,袖紧手埋低头缩成乌龟,顶风拐进老墙,风立马停了,墙里墙外分出两季,阳光变暖,舒缓脚步,气喘匀了,仿佛春天真的到来。

大伯二伯,两家一院,孩子一帮。个子极高的大爷爷像根棍子,一年四季立在东闲房屋檐下,两眼直勾勾对准太阳。一根木杖柱在胸前,见人哼哼呀呀的,没人时,不哼也不呀,静成一截枯树干。

院内南望,土坎截断,抬眼是田,田垄清晰可见,再抬眼山峦,一字排开,绵绵延延。

春夜,风住,土地酥软,连石头都要开花。小孩子墙外耍个够,流星般划进屋,央求大人讲故事:

天上没有星月,一买卖人夜归,下山梁,迷路打转,慌乱中狠狠眨眼,隐现一点亮光。

近前,灯火通明,庭院深深。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走来,攀谈,识得来人是自己外甥,热情相迎,吩咐家人备办饭食。买卖人狼吞虎咽,一旁的老者慈眉带笑心满意足。

应承玩牌,权作歇息。深山遇亲,你来我往,输输赢赢,谁也不在乎。许久,老者挑动门帘催促道:“外甥,天晚了,今儿不留你,快回吧。”

黎明时分,夜行人回到家中,老母亲还在焦急等候,陈述缘由,大惊:“哪来的什么舅舅呀!”

买卖人奇怪,沿路寻找,迷途归处,荒郊野地,不见村落,细看落脚地,隐现一坟茔,平台处,齐整整一摞银钱,掏自己口袋儿,冥币一叠 … …

故事大娘讲,听若干遍,全然不烦。不说谜底,胆大孩子问,才简单说穿:夜路别怕,好鬼好过人。

故事代代传,怪异离奇,多与鬼神有关。我那时还没听过《聊斋》,大娘也绝不懂聊斋,更不知写鬼写妖高人一等的蒲松龄,上小学后,我疑心蒲留仙从前来过老土墙下采风。

白天唧唧喳喳的孩子,默不作声专注出神,有时攒作一团,等不及讲完,忙不迭打断求证:真的吗?真的吗?昏黄的油灯如豆,风吹来,摇曳不定,映得人脸朦朦胧胧,纸糊的窗格子,白不白,黄不黄。

听完故事,愣片刻,扑棱棱飞出房。瞥一眼东闲房,灯光爬上窗棂,温柔和暖,大爷爷扔掉木杖坐灯下。不用跑,他不怕,晒了一天阳光,枯木也发芽,围上他,满树故事一定会像春日的阳光缕缕泼洒。

一溜烟往回跑,蹬蹬蹬的脚步打着后脑勺,拐过屋角,现出黑乎乎的老墙,星星趴在墙头上,神神秘秘张望,狗例行公事,叫几声,不咬也不追,天上一弯月牙儿,发出冷冷的青光。


一种声音,竖耳再听,遥远而亲切,温润着岁月。童年的花朵,生机勃勃,艳丽妖娆。是不是,另一堵老墙,另一个故事,也能让你听见清晰的脚步?



【悠然心泉点评】一堵老墙,一个故事,一段久远且清晰岁月,春天,有老人在墙跟晒太阳,有孩子在墙周围戏耍,还有那一遍遍听不厌的鬼故事。在那个物质与文化相对匮乏的年代,这些个记忆中的片段,温润了时光,也深深的刻在了成长的书册里。通篇文字,感情真挚,描写细腻,读来,温暖如春。
            2.附:

 


 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《中国散文》精品作品

http://chinasanwenjiaxh.blog.163.com/


(雨玲音图)四圈联盟会刊贴图(三) - 梦雨玲【2】 - 梦雨玲第二博客欢迎您

           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   (情景散文)春夜,我听到遥远的脚步声 作者:润物无声 - 中国散文 - 《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》  润物无声       责编   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(圈庆三周年版) - 中国散文 - 《网易四圈联盟电子会刊》 远处星光

   


        (情景散文)春夜 我听到遥远的脚步声   

作者:润物无声


我回头望见一堵老墙时,就注定会想起一个故事。

风中老墙,在我生命里早已定格。高而长的土墙,斑斑驳驳,墙头上年久断茎的枯草,风一吹,发出吓人的怪叫。冬天北风嗷嗷叫,风把院外的人行道擦得锃亮,踩结实的土路能照出影儿,风中驻足,毫无定力可言,北风会把人刮倒卷跑。

风从四面八方来,袖紧手埋低头缩成乌龟,顶风拐进老墙,风立马停了,墙里墙外分出两季,阳光变暖,舒缓脚步,气喘匀了,仿佛春天真的到来。

大伯二伯,两家一院,孩子一帮。个子极高的大爷爷像根棍子,一年四季立在东闲房屋檐下,两眼直勾勾对准太阳。一根木杖柱在胸前,见人哼哼呀呀的,没人时,不哼也不呀,静成一截枯树干。

院内南望,土坎截断,抬眼是田,田垄清晰可见,再抬眼山峦,一字排开,绵绵延延。

春夜,风住,土地酥软,连石头都要开花。小孩子墙外耍个够,流星般划进屋,央求大人讲故事:

天上没有星月,一买卖人夜归,下山梁,迷路打转,慌乱中狠狠眨眼,隐现一点亮光。

近前,灯火通明,庭院深深。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走来,攀谈,识得来人是自己外甥,热情相迎,吩咐家人备办饭食。买卖人狼吞虎咽,一旁的老者慈眉带笑心满意足。

应承玩牌,权作歇息。深山遇亲,你来我往,输输赢赢,谁也不在乎。许久,老者挑动门帘催促道:“外甥,天晚了,今儿不留你,快回吧。”

黎明时分,夜行人回到家中,老母亲还在焦急等候,陈述缘由,大惊:“哪来的什么舅舅呀!”

买卖人奇怪,沿路寻找,迷途归处,荒郊野地,不见村落,细看落脚地,隐现一坟茔,平台处,齐整整一摞银钱,掏自己口袋儿,冥币一叠 … …

故事大娘讲,听若干遍,全然不烦。不说谜底,胆大孩子问,才简单说穿:夜路别怕,好鬼好过人。

故事代代传,怪异离奇,多与鬼神有关。我那时还没听过《聊斋》,大娘也绝不懂聊斋,更不知写鬼写妖高人一等的蒲松龄,上小学后,我疑心蒲留仙从前来过老土墙下采风。

白天唧唧喳喳的孩子,默不作声专注出神,有时攒作一团,等不及讲完,忙不迭打断求证:真的吗?真的吗?昏黄的油灯如豆,风吹来,摇曳不定,映得人脸朦朦胧胧,纸糊的窗格子,白不白,黄不黄。

听完故事,愣片刻,扑棱棱飞出房。瞥一眼东闲房,灯光爬上窗棂,温柔和暖,大爷爷扔掉木杖坐灯下。不用跑,他不怕,晒了一天阳光,枯木也发芽,围上他,满树故事一定会像春日的阳光缕缕泼洒。

一溜烟往回跑,蹬蹬蹬的脚步打着后脑勺,拐过屋角,现出黑乎乎的老墙,星星趴在墙头上,神神秘秘张望,狗例行公事,叫几声,不咬也不追,天上一弯月牙儿,发出冷冷的青光。


一种声音,竖耳再听,遥远而亲切,温润着岁月。童年的花朵,生机勃勃,艳丽妖娆。是不是,另一堵老墙,另一个故事,也能让你听见清晰的脚步?


【原创散文】春夜,我听到遥远的脚步声 - 润物无声 - 润物无声网易博客         原文网络链接 http://zlkwangheling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73818406201537111550500/
         
  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提笔的瞬间
阅读(399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