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散文】你的心上可曾落着冰雹  

2015-05-07 18:32:3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散文)你的心上可曾落着冰雹 - 润物无声 - 润物无声

(原创)你的心上可曾落着冰雹

文/润物无声

所谓坚强,不过是用磨难结成的茧,把脆弱的心包裹,当冰雹来袭,在躲不开的寒意里,以站立的姿势,逼开雷霆,让筑得坚硬的外壳,护住玲珑的内心,即使慌着,也强行笑着让欲抖的身子稳住。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题记

1.

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,毫不留情袭击了村子。冰雹过后,我回乡看父亲。

两年前母亲走了,熬过了那场悲痛,父亲孤身一人,顺着不绝如缕的日子,艰难地往前走。种着二亩地,许是对往昔的留恋,农闲时喜欢赶赶集,去买卖牲口的市场转转,散散心,溜溜脚,顺便在集市吃一口。

父亲是买卖和饲养牲口的行家,我清晰记得从前的许多细节。

在衣服遮掩下,神情平和泰然,鬼鬼祟祟的手指,却在衣底激烈地讨价还价,手型在暗地说着两人能懂的话,表面若无其事,内里比着诚心和耐力,反复叫着劲,那是一种难以走近的神秘境界。牵着牲口走,高声和路人打招呼,钦羡的目光像阳光一样从四面射来。饲养牲口,白天扫净全身尘土,挠掉多余毛屑解痒,夜里起身填草饮水,牲口浑圆闪亮。调教的也好用,春耕秋收,邻里争着来借,父亲也舍得,解开缰绳,递到来人手里,不忘叮嘱一句:“别乱打它。”

2.

一场冰雹,砸在许多人的心上。

路两侧,玉米叶子被撕得细如发一绺绺垂下来,光秃秃的高粱秸秆顶着青穗子站在田里发愣,大片的谷子匍匐在地,大葱齐刷刷被拦腰斩断,地瓜秧儿叶子全无,只有密集的茎蔓从地里翘起来。这一切,似乎都以特有的姿态申诉抗议,揭露昨天那场暴风雨的罪恶。田间,有立住脚往地里看的人,田野里,有手扶脚踩倾倒庄稼的乡亲。点头示意,谁都不提冰雹的事儿。

平展结实的沙土路,被雨水冲得深一道浅一道,高低起伏沟壑纵横,较大的石子凸现出来,硌着脚掌,左躲右让避不开,垫在脚底,生硬地疼。世上哪有那么多平坦的路可走啊,再多的坑坑洼洼,都得迈过去。

远山清晰,田野依旧,村子安然。这是我每时每刻想贴近的家啊!如今,温情的渴望和溢满的幸福却染上了苍凉。土堆的老墙不见了,墙下狭窄的胡同还在,风沙掩埋了我的脚印,雨水淹没了我的声音。我寻不到往昔的自己,但我知道我就在这儿,我听不到母亲叫我的声音,但我能看到她站在院中的样子,我能看到她凝望我时特有的眼神,母亲给过的暖暖在心上。每次贴近家门,我都一成不变地相信,母亲就在村里,母亲就在家中,从不愿打破这样的痴想,美好驻进心中,融入血液汩汩流淌。

3. 

院子有些泥泞,院里的枣树,叶子落了一地,树上稀稀落落剩不了几片,快要熟的枣子全被打掉了。父亲没有站在院儿中央,他瞧着电视斜倚在土炕上。

我的突然出现,让神情平静的父亲兴奋得有些不知所措,直起身,笑着,见我拎着东西,不住地说:“我什么都有,买这些干啥?” 还下地引我到后屋,一样一样数给我。那不过是些平常的蔬菜,茄子、土豆、黄瓜,父亲却看着知足。

在父亲的描述中,我看到了那场冰雹。天空突然失色,乱云飞渡,树冠急骤变形,树干摇摆不定,田里庄稼拧着劲转,房屋被撼动,万物疯狂。一道道惊悸的闪电,划过昏暗,滚滚而来炸裂的雷霆骇人轰鸣,天地变得毫无节律。野外空无一人,惊恐的眼睛一眨不眨盯准窗外,雨点斜射到窗上,噼噼啪啪的声响铺天盖地往下砸。

4.

父亲的内心有我走不进去的地方。母亲的遗像,原本平放在大衣柜上方,谁都怕见了伤感,什么时候,端端正正摆在柜面了?我知道,神色平静的父亲内心泛着波澜,生与死把他和母亲隔开了,绵延的岁月却牵出了父亲怀想母亲的情思。我们在他身边时,你一言我一语,剩他一人时,父亲是寂寞的,寂寞的心需要陪伴。是不是,他要和我母亲重度一遍走过的时光?是不是,孤独寂寞的父亲夜半醒来,总要和母亲唠唠家常?

母亲的灶膛,温暖的火苗儿曾经映得满堂温馨明亮,那时候多好啊!生活虽不富裕,家人团聚,笑脸相望,不知道什么叫缺憾。如今,父亲一个人守着,独自面对锅碗瓢盆。村里的老人,父亲干净得出名,但干干净净的碗橱锅盖,也明显落了灰尘,洁白的墙壁,被早晚的炊烟日久天长熏得黑了。岁月的印痕,写满了父亲一个人的艰难。

午间,我生火做饭,父亲拎两瓶酒进院,我一眼望出去,从大门口往里走的父亲,脚步迈得挺有劲儿,我的心里得到一丝安慰。面对喜悦的父亲,我的心是潮湿的。父亲乐观的表面有掩饰,他不愿展示寂寞艰难,父亲的乐观又是真实的,我回家了,因为我是母亲的延续。

脱掉鞋,盘起腿,稳稳地坐在炕上,唠起家常,父亲滔滔不绝。一边劝我喝酒,一边又说:“以后得少喝,没啥好处。”父亲自己酒量很大,年纪大了,血压又高,戒得很彻底。

5.

村子很静,静得我能听到遥远的童谣。

母亲在时,父亲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。有时忙着手中活计,先顿住,得空再接上。母亲就笑骂他:“也不懂个曲儿,瞎哼哼。”父亲笑笑,望望蓝盈盈的天回应:“唱着玩儿呗。”在我眼里和心里,父亲就是满院的阳光。

夏秋时节,父亲放牧归来,山林的蘑菇在院中铺开晾晒,父亲蹲下身,总把别样的挑出来,逗我们开心。

踏着傍午的阳光进院,父亲肩上的柴薪,散发着山中泥土特有的清新,柴上小花儿,依然灿烂地绽放着。

躲开针刺,秋阳下摘的枣子,父亲不说话满足地捧给我,红红的山枣都满含深情,映着我的心红艳艳地甜。

乐观的父亲平生只掉过两次泪。

一次是姑姑去世。父亲攥着姑姑的手,哭得周围人心恸。父亲的亲娘我的奶奶去世早,姑姑牵扯着六岁的父亲走过千山万水,直到我记事姑姑还在帮衬着我们一家。生离死别,父亲想念他的姐姐。

一次是母亲去世。从母亲病后,父亲嘴角就一直抿得死死的,再也哼不出他那不成调的曲子,料理完我母亲后事,我要离开老院时,先前还催我和妻儿走的父亲,待我一步一回头靠近大门口,孤零零立在院中的父亲,再也掩饰不住,掏出手绢左右拭泪,接着就哭成一个无助的孩子 … …

6.

遭了灾的村子,知道上天的安排无法抗拒,默默承受着。

完美残缺了,面对残缺的存在,受伤的心只能慢慢复原,复圆。

谁的内心坚强?所谓坚强,不过是用磨难结成的茧,把脆弱的内心包裹,当冰雹来袭,在躲不开的寒意里,以站立的姿态,逼开雷霆,让筑得坚硬的外壳,护住玲珑的内心,即使慌着,也强行笑着让欲抖的身子稳住,不断地告诉自己,我在挺着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2015.5


链接: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原创美文心情日记
阅读(286)| 评论(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