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辽宁朝阳人, 作品在《中国散文诗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塞外风》《朝阳日报》《辽宁个体私营经济》等报刊有发表,入选《文笔精华》《当代网络文笔精华》《优秀文学作品选》《新视野·诗文精品选读》《中国散文诗2015卷年选》《优秀作家作品精选》等选本,现为中国散文诗作协会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散文)马蹄踏碎清寒路,痴儿遥盼父归乡  

2016-11-29 21:25:0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马蹄踏碎清寒路,痴儿遥盼父归乡
文/润物无声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那些水,在乡村,在我心间,依然流淌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        水坝内,秋水一湖,碧波点点,一只野鸭从空中落到水面,寻一片石子,用力投向水中,野鸭被惊飞。从坝西向坝东走,挨打的痛感,渐渐融进水流。我不敢贪恋,越过水坝折向北,远远望见村子最北端的小学校。 
        小学校只是三间旧土房,没有院没有墙,东面是道路,房前西侧是一片平展的开阔地,地边临沟。
        当我成年后离开了村子远远回望,小学校依然无比清晰,如今它早已不在,却永恒地立在我眼前,光芒四射,无比神圣。在我心中,它所氤氲出的,比炊烟更富含华美的光芒。它披满祥瑞,撒播着月色的皎洁,放射出太阳的煦暖,天色因它蓝成水,云朵因它而飘逸。那不是普通的土房,那华美的殿堂,连村里最粗野的壮汉接近,也能立马神奇地矮去三分,举止温文尔雅,张嘴口吐莲花。那神奇的去处,雨露调和,让腐草生辉,让枯枝发芽,让坚硬的雪花开出娇美的春意,让纷飞的秋叶蝶舞蹁跹,吐纳天地之灵气,点化玩劣,放飞精灵。那土房,那村里人眼里和心里的圣地,能让顽石绽放新绿,能让泥娃子开出娇艳的花儿。
        那一天,
我从学校回来,姐环顾左右,瞧空小心地凑近我。姐说,爸不是打你,是打他自己。妈怨爸,咋说也别动手啊,爸搓着手不做声,屋内打着转。屋里空荡荡的。这时候,姐贴在门框边。
        我也不是不想念书啊,可为什么第一天就是不肯进校门呢?
        
爸因此抡圆了手掌。令全家吃惊的是,入学以后,我竟恋上了学校,那种执念和投入,令人难以置信,不光不迟到不旷课,而且变得懂事。雪花飘飘的早晨,我站成一个雪人门外等老师,和老师一起扫雪,帮老师找柴生炉子,呛得流泪的浓烟散尽,教室变暖,长条板凳坐满了人,外面飘扬的雪花注视着我。
        放学归来,靠近柜边写作业,不羁的童心旋即被驯服,我不明白小小的书包为什么能有如此魔力,扑在书本里心有所属,旁若无人,乡村孩子的玩耍一时忘得一干二净。
        乡村空闲,邻里串门儿常来常往,屋内坐坐,门外站站,眼前天外,家长里短,天气年景,话扯不断。爸见缝插针夸我,念书可好了,放学就写字儿。邻里也适时跟上一句,这孩子,多仁义。我写我的字儿,算我的题,听着,也不听。爸没念过书,他为什么知道表扬的力量?
        
        秋后农闲, 生产队派人外出打工,去盘锦拉苇草。爸会赶车,拴好车辆,准备停当,领上几人,红缨鞭子一扬,出村去了远方。
        爸离开家后,
冬天说来就来了。暖阳变得惨淡无光,风从光秃秃的田野窜出来,北风把路上的草屑吹得干干净净,冻得结结实实裸体的土路泛着冰冷的寒光,风在大街小巷横冲直撞,墙头上短茎的枯草呜呜响,停在院中的麻雀羽毛倒向一侧。我和姐蜷缩在妈身边。
        
羊群走下山,晚风暮色里,牧羊人传言,山里来了狼,寒冷加饿极了的狼说不定夜里会下山。夜幕四合,天地茫茫,眺望眼前朦胧黝黑的山峦,我说不出地恐慌。央求妈早点关门,插结实门栓,里面用粗木棍狠狠顶死。黑夜,我不敢下地,点亮灯,抬抬头,北墙白花花的霜花闪闪烁烁,寒气逼人,鼻尖凉如水,拽住被子用力缩。
        
铁水桶叮当作响,刺耳的声音尖利寒凉。妈去井边挑水,我颤抖着跟在身后。井口旁结着白花花的冰,摇辘轳提水洒落,冰越积越高,冰封的井口吐着瘆人的寒气。妈不让我靠近,她站在冰上,憋住气,用力摇辘轳,摇一圈歇一歇,水摇到井口,一手死死压住摇把,一只手伸出,探身去拽井口摇晃着的水桶。我盯着,冻僵的脚不敢跺一下,不敢眨一下眼,生怕弄出的一点儿响动让妈分了神。妈在冬天摇辘辘提水的情景让我害怕,许多年后井旁的揪心依然挥之不去。
        
寒冷的冬季,屋顶升起特殊年月不绝如缕的人间烟火,爸不在家,妈领着我和姐,一家人在缺衣少穿中相依为命,度日如年。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急着盼爸回来,挡住外面的风,挡住黑夜和恐惧。爸回来,他有力的手能稳稳提住井口水桶,妈就不用再站到结冰的井台上了。爸回来,他粗糙的手能抚摸我的头,我甚至盼他打我。临近年底,妈也说,爸该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马车铃由远及近,在叮叮当当清脆的铃声里,我和姐跑出房门。车到村口,骡马高扬着脖颈,也许掩不住归家的兴奋,铁蹄刨着村路铿锵作响。爸从车前跳下,爸穿着大衣,双手扶定长鞭,双肩一抖,寂静的乡村,一声脆响空中回荡。许多人都迎出来,我和姐夹在人缝里,掩不住喜悦,热切地盯着爸,生怕一不留神看不见,却又不敢上前相迎。
        
年是最艳丽的花,最绚灿的画,最明亮的歌。洒扫庭除贴上年画的家明朗清新,淘米压面蒸豆包严寒里炊烟升起了诱人的黄米香,爆竹脆响一村大红灯笼新春联里掩饰不住张张笑脸。爸和妈商量,杀年猪。爸说,守了一年不容易。狠狠吃了一顿后,肉全卖掉。爸从集市回来,神神秘秘,大衣兜内魔术般变出一挂小红鞭儿。童心不分年龄,美好的向往让贫寒的岁月放射出灿烂无比的光华。年是兴奋的期肦,是圆硕的梦想,是心底的满足,对于男孩子,鞭炮无疑成了快乐的载体。 
        年来了,什么都有了。
        除夕夜,妈忙着和面包饺子,爸里里外外收拾着,我和姐呢?清晰地记得那年有一副特殊的扑克牌,让我们大开眼界,这是爸从远处带回的。未知的世界,多么广阔,多么深邃!我和姐趴在炕边,识别从没见过的海洋动物,兴奋,新奇。童年的我们是多么容易满足啊!爸成了博士,海象,海狮,海豚,海马,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。外屋腾腾的炊烟,正把一个漫长冷寂的寒冬驱走。
        
一挂小红鞭儿,渲染出节日特有的喜庆,舍不得整挂燃放,我一个一个拆开。走在夜里,夜是明亮的,再也不用怕了。划亮火柴,点燃引信,在哧哧的引燃声中,用力扔向夜空,火花一闪,爆出脆响,升成夜空里一颗明亮的星。
       
 明亮的夜空,群星在闪烁,密密麻麻的星星,布成一道明亮的河,装满了爱,温暖和欢乐。
        诗说:
        严父情知勤学早,举掌催我入学堂。
        马蹄踏碎清寒路,痴儿遥盼父归乡。
    




      童年的记忆是人生积淀的一笔财富,无论何时想起,都是我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。文章以水为线索,将萦绕在心底的那缕温暖呈现出来,有心酸有欢乐,片尾过年的段落喜庆祥和,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。【一笑社团编辑:漠上花开】


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