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散文)雪痕  

2016-03-22 10:30:2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雪痕
    文/润物无声
       席慕容说:岁月并不是真的消逝,只是从眼前消失,然后躲进我们的心里。
        1.
        梦里没有雪,只有如雪的月光。
        院墙把房子围起来,房前空地,院里树木,在皎皎月色里温暖生动。我拐进院子时大门东侧俯身抱柴的,起身回头,目光和我相遇。一身褪了色的旧衣裳,胸前一抱碎柴,夜色里,面容沉静,安然慈祥,定在那儿,抿着嘴,一句话不说,用力看我。
       月光真切朦胧。我出神地望着你,望得见,够不到。我和你,隔了一梦的距离,无边的思念,沿一条芳草掩埋的悠长的小径,向月亮攀升。月亮洒下的清辉,弥漫一地忧伤。
        妈,你在哪儿?
          2.
        三年前,飘扬的雪花,匆匆点缀乡村
        妈,你是想看洁白的冬雪吗?之前,你斜倚在窗前向外看,窗口就是你的世界;再之前,你走到院里看,满院就是你的世界;如今,你选定从前劳作过的土地,田野成了你瞭望四季的眼睛。
        阳光大面积散开,洒满每一个角落,温暖如花盛开,我眩晕在曾经的光辉里,记忆的母爱向四面辐射。你喜欢的田野到处是雪,雪野里,那些原本温暖如阳光的母爱,我怎么触摸不到了呢?
          3.
        像刚学话的婴儿,发出单音节企望的叫声。
        从前我这样,你嘴角眉际开出一朵明媚的春花,我就蜷伏到遮蔽风雨的翅膀下,怕就不怕了,饿就不饿了,冷就不冷了。今天,我后退到咿咿呀呀的婴儿,只是,你的回声被窗外的风雪残忍地吞没了。弟弟站在地中央,妹妹倚在门框上,一个仰起脸,一个低着头,哭得绝望,他们都专注地找到和你有关的欢喜带来的悲伤
        我附在你身旁,满怀虔诚看着你的脸,小心抚摸着你的头,冬雪带来的寒冷让我不住地颤抖,我怕吵了你更怕你睡着。我是咿咿呀呀的婴儿,模糊又清晰地连续喊着一个字,你不应答,在深深的凝望你,屏着呼吸,盼着奇迹发生。
        三年后的一天,我高烧静静地躺倒在床,思绪翻飞。拥着被子,蒙上头,任眼泪恣情去流,那从心底汩汩涌出的泉流,淌过脸颊,湿在枕上,越委屈越多。为什么不可以哭呢?我为什么不能有属于我的奔涌的江河?我为什么不可以回到三年前,补上那一场压抑的生死诀别?
         4.
        三年前的一个夜里,你平静地问我,明个还打点滴吗?你对生命强烈的渴望,你病痛折磨中的坚强,让我在寒冷的冬夜看到了一线耀眼的曙光。天要亮了,也是最黑的时候。熬过了一个漫漫长夜,清晨到来了,我检查了氧气,你呼吸均匀,平静地睡着了。
        我和三弟放心地去收拾院子。这个冬天,雪一场接一场下,院里到处积满雪,无处堆放,厚厚的积雪下面是坚冰,一些碎柴和冰雪粘在一起,举着锨镐一小块一小块敲开,捡出里面的柴禾,把冰雪一车车推走,堆放在院外田边。
        我痴痴地想,只要把雪清理尽,冬天就不再折磨这个院子了,要是没有雪了,冬天准就过去了。可是,惨淡的冬天是多么绝情,痴想的点点星火怎能够把寒冷驱走?那是个冰雪统治的严冬,即使在午后的一点钟,也感受不到一点儿温暖。
        妈,你昨晚还和我说了一句话呢!就说了那么一句,以后就再也不说了。
        5.
       恍恍惚惚,我又走回到小时候。我为什么停在小时候走不出呢?
       下雪了,冬天的乡村披上了洁白的衣装,洁白激活了躲在屋里的童心,孩子们一个个跳出来,雪地上叫嚷着,踢踏着,和雪花一起舞蹈冬天。玩够了,跳上炕,把一双通红的小手递过去,你嗔怪又心疼,把小手裹进大手里轻轻揉搓,用嘴呵气,又放在大腿下贴近土炕压着捂暖。
         妈,那些实实在在可以触摸的真实,让我牢牢记住了乡村冬天的暖意。可是在有雪的深冬,我没能像你呵护一样温暖,却把你送进了冰雪寒天。你一走, 的灯火被风吹灭了,母爱的天空坍塌了。
        有你在,我幸福于一种平静,你走了,我无法再和时间同步与你相望相言。在巨大的震荡里,我无可救药地跌入悲怆的幽谷,深陷进雪崩中巨浪滔滔的漩涡。
       6.
        冬天的尽头,地上的残雪,凝不住冬寒,映亮了一个温婉的新春。
        春节,我们回家过年,忙东忙西,烧暖气,喂毛驴,开大门,还特意买了一对儿新枕头给我们枕,好吃的一股脑儿拥在我们眼前。天气转暖,北方的春天真的要来了。
        一挂门帘儿,是我小时就记得的,几十年不见,敬畏之心震得我一动不动。
        青边儿套着白地儿,白地儿如雪,雪野之上,一颗高大的古树,嶙峋的枝干上,跳跃着翠绿的嫩芽儿,一只灵动的梅花鹿站在古树下,旁边竖着绣出四个字:古树征春。树字是繁体的,树的枝桠旁,煽动着一只蝙蝠。妈,你还记得吗?
        小时候,我站在地上指点着,你就坐在炕边,一一说给我听。你说,蝙蝠代表着好,树发芽儿的春天更好。你还说,这门帘是你的嫁妆呢!
        站在门帘前,我清清楚楚看到了坐在炕边的你,真真切切听到了你的说话声。几十年过去了,又过不去,时间的云飘散了,母爱的清泉无比澄澈。妈,我不必去梦里找你了,更不必担心听不到你的声音。你和爸,和家人,我们都在一起呢!
        岁月不会消逝,爸把门帘儿挂出来,就是把生动的岁月挂出来了,爸把门帘儿挂出来,一路走过的生活就春天般鲜活了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(原创散文)雪痕 - 润物无声 - 润物无声散文
 


【编者按】母亲在,每个孩子的幸福是平静且又安宁的,头顶上的天空澄净且又蔚蓝辽阔;母亲走后,那些实实在在的记忆随任何一个触点让人一碰就疼,情感的天空从此盛装了太多抑郁。虽然岁月匆匆,却总是抹不去那年寒冬的记忆,记得母亲说了一句呢,却没想到一句之后便是永别。行文融情入景,字里行间的怀念读出来就是一个疼字,感人至深。相信母亲走了,却一直活在我们的心上。【素语微澜】

中国作家协会◆精品电子旬刊 [2016第07期 总第169期]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