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辽宁朝阳人, 作品在《中国散文诗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塞外风》《朝阳日报》《辽宁个体私营经济》等报刊有发表,入选《文笔精华》《当代网络文笔精华》《优秀文学作品选》《新视野·诗文精品选读》《中国散文诗2015卷年选》《优秀作家作品精选》等选本,现为中国散文诗作协会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散文)柔情埋进豪情里,情丝流水一线牵  

2017-09-08 08:37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柔情埋进豪情里,情丝流水一线牵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润物无声

        那些水,在乡村,在我心间,依然流淌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      
        马蹄声乱,大伯声嘶力竭,叫骂声没落地,车已上了坝面。
        我恋在水坝上。一截水坝,横贯东西,坝内积水明晃晃,坝顶仅容一辆马车,水坝两端是土坡,坡上人家。我仓皇逃离,犬伏在靠水一面的缓坡上,马车从头顶急驶而过。
        大伯赶车,远不如我爸沉稳,他只会当官。该怎么去说大伯呢?

一次分工
        大伯踏着露水走。露水趟湿了脚面,乡村早晨笼在雾气里,没一个人影,鸡鸣裹着一两声狗叫,被雾气罩住传不了多远。炊烟袅袅升,勤快人家扫院子,懒汉翻身一个梦。大伯就在雾里走,一直走到队部。
        哪头牛该干活,哪匹马该挂掌,哪头毛驴要下驹,天天下地的骡子也是要看的。吃饱没?生病没?牲口也是人啊。饲养员拱着呵欠露出头,晃动筛子给每个槽里添最后一遍草。新鲜的青草香散发出无法抗拒的诱惑。
        太阳挂上树梢时,圆圆的一个影,挺温柔。陆续出工的社员,照例走进饲养员的大屋,大穰桔泥抹的墙面黑糊糊,没人嫌弃没人珍惜。男人们斜倚在破料柜旁,或站到地中央磨盘边,火柴划动,光焰闪处,升起一团浓缩的云。女人们则攒在门外,门口往外飘烟,裹着东长里短。
       大伯站在高阜处,呼着绰号扯开嗓子喊破天。
        要下雨啦,李大干孙大脑袋留下抹房子;大脑门领仨人起驴圈粪,一天活儿,起干净点儿啊,一人记十分;老娘儿们去房东倒粪,地儿窄,使点儿劲扬;李家新媳妇,和你公公套车加工饲料;赵裘子,赵裘子哪去了?套上瞎牤子犁芝麻地,紧扬鞭子慢下手,牲口也是人。
        顿了顿,大伯毫不留情朝大伙喊:明儿都早点儿,非等太阳八竿子?
        李大干孙大脑袋提水和泥;大脑门叫了三个年轻的走进驴圈;老娘儿们扛锹不紧不慢往房东挪;李家媳妇刚过门,羞答答怯生生脚步轻轻陪着十二分小心跟在公爹身后。只赵裘子站着没动,正发愣,被大伯一眼剜了个趔趄。
        那时的顺口溜是:一等人,当队长,指使完工,炕上一躺……大伯指派完,炕上却从没躺过。后来大伯腰扭伤了,说是抬铡草机压的。笨重的铡草,挡害,几个人费了好大劲儿挪不了窝,大伯急了,绑了绳子,木杠子上肩,震天一声吼,一下就瘫在原地。
        大伯当官不恋家,也不认亲。听说,招呼叭喊一年下来,会计结算工分值一角一分钱。听说,我爸找大伯评理:拼死拼活盼年底,咋就倒欠生产队的钱?! 听说,大伯抄起铁锹要拍我爸:你嚷我,我嚷谁!
        那天,天阴得漆黑,“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。角声满天秋色里,塞上燕脂凝夜紫。”生产队队部外,我爸和大伯的吵闹像雷震。

一匹老马
        一匹马,眼睁睁滑没了影儿。 
        雨来得急,远处雷一震,紧往回赶牲口。雨点噼噼啪啪砸下来,响干响干的的山路,说滑就滑了。路一侧,大沟几丈深,马蹄子一下没蹬住。
        雨后,抬回队部的马,四腿直伸,只剩抽搐的劲儿。马不说话,眼角儿挂着泪,马躺在地上,大伯围着一圈一圈直打转。围观的人说啥的都有,不少人指向了放马人,把对马的同情变成了对人的伤害。
        有的说:大磕巴早放够了,趁下雨在后面又加一脚,故意把马踹下沟。 有的说:马就是马人就是人,人咋能跟不会说话的马过不去呢?有的说:可不敢想啊,谁能钻进谁心?放马人大磕巴,口吃厉害,有话说不出,急得一只脚老跺地,憋得脸通红,噗通坐倒,抱住马头痛哭。
        大伯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。压倒嘈杂力排众议:快都别吵吵,马是没救了,别让它太受罪!大磕巴呢,你贫下中农,要不是下雨,我非一脚把你踹下沟。
        杀了马,本想卖掉,大伯看着一双双没精打采的眼睛,自作主张,马肉一户二斤,剩下的骨头下货扔进生产队的大锅,干柴烈火可劲儿煮。
        后来,大伯就被招进大队训话,大伯挺抗上,你没精神肯干活?

一顿饺子
        过年吃饺子是铁的定律,人们在不该吃的时候破例吃上了饺子。
        妈用精肉包了一碗煮熟,端给小眼儿奶奶,其他人吃掺了多半菜的饺子。不管什么,反正是饺子,反正饺子里有肉。锅面刚冒热气,一家人便围住锅台不肯走,生怕锅里翻腾着的饺子跑没了影儿。
        对马的怀念渐渐淡了,兴奋埋葬了忧伤。 闻过肉腥,天地反转了。那阵势,绝不亚于过年,家家如是。走出家门,劈头便问:吃饺子了吗?饺子香吗?去日三五,碰面还是那句老话,更有甚者,还咂咂嘴,仿佛刚刚咽下,香着呢!个别人家等不急,把肉切成碎块煮着吃了,招来大伙一顿痛斥:好玩意给吃瞎了,真是败家,败家呀!都怨老娘们儿。
        那年月,到底该怨谁?
        别看一年半载吃不上肉,乡村里的人们矜持得很,肠肚下货骨头之类没人当玩意儿。生产队大锅里,人人可以挑拣着吃上几口,吃完再往灶膛添些柴,锅一直翻滚着。红红的火苗舔着锅底儿,舔在人们心上,锅面飘出的香气,在空中跳动,弥漫在整个素淡的岁月里。
        人们抓住空气里的美好不放,兴奋无限期延长。
        但是,有大伯在场,人们总会添些小心。会说的直奔大伯心思去:只可惜那匹马了,可惜啦!说这话的人,大伯都抬着脸看,觉着对心思,看着看着,大伯的眼里就有了一匹马… …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后来,我爸幽幽地说,你大伯,其实你大伯是个好官儿。是啊,我所记得的,还有大伯的叫骂,我在童年的水坝上,开出一朵慌乱的花。
        诗说:
        早含晨露暮咀烟,喊嗓派活声震天。
        柔情埋进豪情里,情丝流水一线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