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乡村恋歌

轻敲岁月的轩窗 , 远近的星星 , 挂成窗前的风铃 , 佩环丁当,那是相知的梵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妈,我想你  

2018-04-08 15:18:1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一些话,从不愿抵近,近了,是痛。一些字,从不敢碰触,碰了,是伤。
      《送母还乡》一诗写道:停车茫茫顾,困我成楚囚,伤感从中起,悲泪哽在喉……

       1.

       农历十一月的寒冬,浸透了无尽的苍凉。
       我一声接一声喊你。小时候,被强壮的孩子追打,哭喊着往家跑。你和我的心是相通的,慌张地迎出来,你的手抚过我流泪的面颊。喊你,是我的本能,喊你,心如落叶飘摇着寻找依靠。
       急促地喊你,舒缓地喊你,低语着喊你,变了调地喊你。悲切的呼唤,弥漫整个十一月的寒冬。
       冬阳惨淡,积雪盈盈。那一刻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剜心的痛楚,让我天塌一般绝望,心被掏空,寒凉猛烈袭来,无处躲藏,无法求助,凄冷地被一个有雪的冬天残忍地吞噬着。

       2.

       秋阳如火。
       黄灿灿的玉米,在蓝如水的碧空下,笑迎秋阳。秋阳下,爹割空秧,我掰玉米,爹脸上挂着笑。累了,坐在玉米秸上,陪他一起抽烟。辽远的秋野,胸怀坦荡。
       清晨我踏进家门,爹已去田野收割,妈,你一人在家,近前问候,你侧头看我说,歇歇再去。其时,你已卧病在床,精神尚  好,八十岁了,耳聪目明,唯心跳受不了,动一动,就喘得厉害,解个手,好长时间才恢复,摊上感冒,咳嗽起来,病情就加重。
       秋夜,紧挨你躺下。有你在侧,了无牵挂,暖暖的氛围中,安然入睡。我翻身,你悄悄伸出手,小心地用力拽被子,轻轻给我掖被角。转身面对你,静谧的夜,你正默默注视我,关切牵念的眼神,把无边的黑夜点亮。
       依偎在你身边,我在你的眼神里融化,轻轻牵起你的手,你用力攥住我,牵手亲情,母子相连,世间最温馨的暖流,涌遍我每一道血脉,心出奇地静,我像回到了幼年,蓝天下,轻风里,春水微波,荡起无比的欢欣。
        每次回家,你都隐藏病痛,絮絮不止。每次离开,你都不错眼珠儿盯住我,重复着,啥时再回来?再没时候回来了吧? “白头老母遮门啼,挽断衫袖留不止”。隐痛,愁苦,牵念,迈不开离家的脚步,我在屋子打转。妈,艰难不易,不舍牵挂,蓄满你孤独的心,你时时盼望子女回家,回到你身边。
       这一夜,牵紧你的手,牵着温暖和幸福,安然恬美地入睡。
       世上最好的东西,是不是渐渐淡出才觉着无比清晰,人间最美的感受,是不是即将失去才倍加珍视?妈,你牵念的眼神,你挚爱的举动,你不舍的闲谈,竟成了我和你生命中的绝响。

       3.

       寒冬在凄风中颤抖。
       那一刻,我不堪一击的心被彻底击碎了。
       弟弟跨到地中央凝成一尊雕像,小妹没敢上前,倚住门框,失声痛哭。在声声呼唤里,回应我的,只有一个有雪的凄冷的寒冬。我们没有资格再当孩子了,世上最亲的人再不看我们了,我们的委屈再也无处安放了。
看惯了世上聚散离合,真的面对自己的亲人,无论如何都不愿相信不敢相信。我小心地抚着你的头,轻轻梳理你凌乱的发丝,久久凝视,不忍公开。看一眼哭泣的弟弟妹妹,忽然觉得他们竟还都那么小,那么小,那一刻我不敢哭,都哭了怎么办?
       家,骤然被悲痛围困了。风从门外涌进来,屋子一下被寒雪的冷冻吞没了。

       4.

       在受尽了苦难以后,在把自己的五个儿女连同二叔家的小姐儿一个个拉扯大,在孩子各自成家,鸟儿一般飞走以后,你静静地合上双眼,睡着了,睡着了。
       妈,你是太累了吗?
       我们兄弟姐妹五个,长短粗细五根手指连着你的心。二叔家的小姐没爸后,哑巴二婶走了,你把哭得可怜的小姐一把拉进怀,一生都没松开。你一口一口嚼着把我们喂大,五十多岁,你的牙齿就脱落了,嚼不碎,吃不好,得了胃病。那年,你咳出的痰中带血,去厕所后便血,脸白得像张纸,无法站立,吓得孩子们哇哇哭。姐姐最大,最大的姐姐才十几岁,慌忙托人捎信,让在外面赶大车的爹快回家。
妈,苦日子让你流了多少泪啊!
       小时候,借钱买了一头母猪,那是一家人的希望。你日夜精心喂养,终于生小猪了,猪崽长得喜人,一家人高兴得眼巴巴地看着长,谁知卖的时候,猪价跌得厉害,没日没夜辛苦,竟没换回玉米钱。失落的同时你说,有猪就有盼头。第二年,价格好了,母猪生了十五头小猪,可没过三天,大猪得病死了。苦日子平添苦事情,这回你哭了,哭日子难熬,哭咱家没这个命儿,哭眼前这帮可怜的猪崽,哭完后,像喂婴儿一样,喂满地没妈的猪崽崽。
       妈,多少事让你操碎了心啊!
       六岁时,缺柴烧,我随奶奶捡高粱叶,一蹲身,刀子一样锋利的高粱楂刺进去,从右小腿另一侧扎出来,我颤抖着喊你,吓得你五官都变了形,慌乱中跪身上炕,从墙角的灯窝里,抹一把灯烟子敷上,抱紧我不肯松手,大夫来了都扯不开。
妈,我给过你多少压力啊!
       你顶着星星做饭,灶膛光焰映不亮黎明,满屋炊烟驱不走严寒。乡下的冬天,滴水成冰,摸一把什么都是透心凉。抱柴,刷锅,烧火,饭做好了,你先把饭盒装满,凉好后装进网兜,进屋轻轻摇我,不愿叫醒又不得不叫,在旁人家熟睡中让我吃上热饭中午又有饭吃,而后,心疼地目送我走出家门。念初中,上学要走十二里路,偶尔稍晚,我负气不肯吃,你披星戴月的忙碌落了空,急急地追出门,不知所措,满脸的歉疚和自责,一言不发长久地立在风中。
妈,想念的日子多苦啊!
       我十七岁离家,飘飘晃晃,像翻飞的风筝,无形的线绳却牵在你手中。无数次梦见你牵住我的手,无数次梦中听到你呼唤我的乳名。我不愿从跟你在一块的记忆走出来,你柔弱的个性注定了我学不会无情,乡音乡情乡愁,思家念家恋家。回家的路太漫长,先是自己一个人,后来带着妻子,再后来和妻子领着孩子,再后来孩子又大了。
       我们成家后,从前身体不好很少下田的你,却开始了长久艰辛地劳作。妈,每次我回来,都没见你闲过。你在田埂上除草,你在菜地里施肥,你跨着竹筐摘豆角,你捧着小锄间秧苗。见过你檐下砸向日葵盘,见过你端着簸箕簸豆子,见过你守着针线筐缝衣衫。妈,晾衣杆下有你,灶下风匣旁有你,猪栏鸡舍边有你。就这样一天天地,头发白了,腰身弯了,腿脚不便了,岁月把你变老了。
       妈,见到你的时日又是多么甜啊!
       记不清多少次,站在田埂,我喊妈的声音故意张扬,你看到我回来了,再急的活计都放下,直起身,拍拍衣裤上的土,直接往家奔。“见面怜清瘦,呼儿问苦辛”。家,是我幸福的摇篮,四季的风合奏出暖暖的摇篮曲,白杨树上喜鹊在风中跳跃,欢畅的狗儿围住双腿打转,我漾着甜美,荡着满足,沉醉其中。家虽不富裕,但有熟悉的土房,黑色的毛驴,老旧的木车;有绿的菜,黄的馍,热的炕;有熟悉的声音,有看不够的旧物,有不常见面的父亲,更有亲亲的妈……
       多想再让你的手轻抚我流泪的面颊,多想再感受一次你看我的眼神,多想重听一声你叫我的乳名,多想再让你给我掖一次被角,多想再看一眼黑夜里为我留的一盏灯……
        妈,没有了你,往事如梦,恍然成空。

      5.

       雪天,冷得让人心酸,让人胆寒。
       老叔和老婶先来了,左右邻居到了。乡亲在院中穿梭。移出灵柩,搭上灵棚。我被唤进屋,按习俗,给妈指路,现成的话,颤抖在嘴边,一个字蹦不出,压抑的悲痛被点燃,蓄满胸膛的泪水,冲不散阴霾的天空。妈,去往天堂的路是否遥远?那里,可是冰雪寒天?
       族叔说,侄儿啊,先别哭,不少事儿等你做。族叔引我去村中,身服重孝,挨家挨户,磕头报讯。泪眼相望,天苍苍,四野寒凝。暮色苍茫中,一拨又一拨远方亲友,纷沓赶来。
       长夜漫漫,我为你守灵。晚风中,挡不往的往事纷飞呈现,恍若眼前,触景生情,遍地悲凉,无限伤感。遗像中的你微笑着,特别善良特别慈祥。我静静地仰望你,你正微笑地看着我。摆脱了病痛摆脱了苦难,你带着慈祥和微笑,安然平静地注视着我,祝福全家。妈,你没走,你哪能走了呢?你正在田埂上除草,你正在菜地里施肥,你正跨着竹筐摘豆角,你正捧着小锄间秧苗,你正在屋檐下砸向日葵,你正在端着簸箕簸豆子,你正在守着针线筐缝衣衫,你正在晾衣杆下洗衣服,你正在灶下风匣旁填柴,你正在猪栏鸡舍边站立……妈,你没走,你哪能默不作声就走了呢?
这么想着,泪水就模糊了双眼。
        夜风起,燃着的纸火随夜风飘飞,熄灭,化蝶。寒夜如水。空中,有零星的雪花飘下。
  
      6.

      老院显得空空荡荡。
       大姐二姐一家,二弟一家,小妹一家,都要回去了。爹和三弟一家虽住同院,但一下走了这么多人,空得叫人发慌。爹掏出手绢,先是擦拭,接着哭出声来。多日来,内心忧郁,身体操劳,原本苍老的爹更加憔悴。内心崩溃,爹立在院中央,像个可怜的孩子,毫不掩饰地哭了。
寒冬啊!
       妈,你最放心不下爹了。病重的时候,你告诉我,爹伏在你头前掉泪了,说他以后不容易。我郑重地听着,心里翻江倒海,岁月艰难,怎么走着走着,父母说老就都老了?我知道你是爹的依靠,他脆弱的心害怕你舍弃他一个人走远。妈,有回你说,你和爹也算白头到老了。是征询孩子首肯?还是自己内心淡然?是长久病痛的感慨?还是对生命时时的留恋?你简短的一句话,心上一定漫过春的花夏的雨秋的风冬的雪。拉扯着一帮孩子,和爹风里雨里,相依相扶,磕磕绊绊。你流露出生活的不易,流露出世事沧桑,流露出少有的满足,流露出孩子们应有的责任和担当……妈,去往天堂的路上你一个人走好,我们知道,你会时时注视着儿女,时时祝福着爹。
       妈,你走了,屋子一下空寂了。你用过的梳子端正地放在柜上,家人不忍去动,你照脸的小镜子摆在梳子旁,小盘子里放着你尚未吃完的药……睹物思人,物是人非,挥不去的哀思绵绵不尽。
        我,女儿,妻子,决定一同留下来,给爹饱经沧桑的心些许安慰。入夜,再也感受不到你在时的温暖。谁都不说话,夜深深,心沉重。仰面,对着屋顶,偷声饮泣,思绪有多远,眼泪的河流就有多长。身边的女儿察觉,悄悄把手移过来,用力攥紧我的手,我竟委屈得失控,紧紧攥着女儿细嫩鲜活充满旺盛生命力的手,我听得到女儿压低声音婴声啜泣。
       妈,你走后的第一个七天,清早,大姐踏着积雪回来了。在你的坟前,大姐哭得昏天黑地,拽都拽不起,大姐因没能看你最后一眼而深深遗憾,那是失去母爱的绝望无助,那是漂泊的心在寒冷中颤抖,那是灵魂无处栖身的恐慌。妈,再到哪里去找你在时我们的家?

      7.

       妈,你走了将近三个七天了,我默默叠元宝。
       折一道纸痕,就折出一缕忧伤。折一道纸痕,就折碎一段记忆。折一道纸痕,就折进一缕思念。
病中的你偶有减轻的片刻,给过我多少安慰啊。
      多日水米不进,孩子们眼巴巴哀求,你终于下了决心,在你点着头的时候,姐姐跳下地做面条,一口一口喂给你,看着你能吃得下,竟吃下小半碗,我们的心轻松了许多。冬阳透过窗子照进来,我一生当中头一次感受了冬日的温暖。
       你说要吃山楂罐头,我啼血含笑,一秒钟不敢耽搁,买到后,返身往回赶,总觉路太长。这是叫人有苦说不出的冬天,雪一场接一场下个没完,路上结满了冰,心被冰包裹得严严实实。我十分小心地拎着,生怕滑倒,摔碎了,不只是担心吃不到嘴,更怕是有什么不好的征兆,我小心翼翼护着,像护着我的生命。
       一天,你主动说话。我向你述说老叔来看你的情形。我告诉你,六十岁的老叔说你从前对他好,老叔都哭了。你陷入了回忆。你对我说:“我来的时候你老叔才三岁。妈,我懂了,我懂了老嫂比母的含义,我懂了六十岁的老叔其实就是个脆弱的孩子。
       有个夜晚,你睁开眼,神态安详,目光明亮清纯,八十年的尘埃竟一点儿没能沾染你的心灵,你像个孩子一样看着我,喃喃催我入睡,病成这样,还惦着我,生怕儿女在你身上付出的多。妈,有你在,心就踏实,就有依靠,就不哭。
寒冷的冬夜,凄苦难言,病痛的呻吟,声声如刺。取药,喂水,呼唤医生,望穿寒夜和二弟的目光撞在一起,相依相怜,满眼诉说着同一种心愿:妈的病,啥时才好转呢?
        妈,就这样守在你身旁,守着我们的一切。一遍又一遍抚摸你的手,你再也无力攥住我的手了,多少含泪的渴望,无情地凝成了冰霜。从前,沐浴你的光辉,享受着不尽的温暖,如今,我开始害怕,颤抖的心飘零成孤苦无依的落叶。低徊愧人子,咬唇锁伤悲,慈母不言语,再难叙风尘。

       8.

       我哭着来到这世间,你牵紧我的手,看日落日升。
       日升日落,我挣脱你的怀抱,历经人间风霜雨雪,尝遍世上苦辣酸甜,才知道,只有回到你身边,心才稳稳地找到着落,深深地感知啥是温暖,啥是幸福。妈,我渴望你温暖我的身,渴望你温暖我的心,渴望你温暖我的每一根发丝和神经,渴望你温暖我离开你独自挣扎的每一天每一秒。
       妈,你知道吗?那个普普通通的村子,那个实实在在叫家的去处,让我多有盼头,多有奔头!可是,我到哪儿去找你的嘘寒问暖?我到哪儿寻望你特有的眼神?我到哪儿能找到和你在一起的安然和不在一起的挂念?
慈母去,心已寒。《诗经》说,无母何恃?天暗了,害怕了,我哭了。这一哭,悲伤无度,这一哭,撼天动地,这一哭,今生今世都无法收场。
       2013年1月11日12时56分,当我无助的呼喊撕不开阴霾的天空,当族叔说有许多事等我,我就知道,这一哭,不是我来到世间迎接黎明。那时,你回应我的一定是灿烂是笑,你多幸福我多幸福啊!而今,还是那样的我还是那样的嘹亮,我却无法吵醒我的太阳吵醒我的黎明。
       穿过山水,寻望家的方向,村子依旧,田畴依旧,远山依旧。泪眼朦胧中,我一眼就看到,你在田埂上除草,你在菜地里施肥,你跨着竹筐摘豆角,你捧着小锄间秧苗,你坐在院中砸向日葵,你站在屋檐下簸豆子,你守着针线筐缝衣裳,你在晾衣杆下洗衣服,你在风匣边往灶膛填柴,你站在猪栏鸡舍旁。
       你正从田野朝我走来 ,我含泪迎着你特有的目光……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